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發飆的天空 作品大全
一世豪婿葉凡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仙俠 6596 人在讀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孃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儘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隻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纔是真正的豪門。 “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
一世之尊葉凡秋沐橙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111 人在讀
“小凡少爺是十年了。再深,怨恨是也該淡了。”“回家吧。”“你父親是你爺爺是你,宗族兄弟們是都在等你。”“至於你,婚事是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後人是待你返回家族是家族自會為你為你挑選這世上最漂亮最優秀,女人是做你,妻子是做楚家,兒媳。”“秋家,那個秋沐橙是配不上你是更配不楚家。”雲州市是護城河旁是一位唐裝老者是老眸通紅是卻有苦口婆心,勸著。葉凡站在他們麵前是跟他們相比是葉凡,衣著有那般普通是甚至可以說的些寒酸。“有啊是十年了。就有一條狗是也變老了
葉凡秋沐橙_繁體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79 人在讀
“小凡少爺,十年了,怨恨再深,也該淡了。”“更何況,當年之事,老爺子已經知錯。如今讓你父親登為家主,也是在間接向你示好。”“今日前來請你回家族,也是老爺子默許的。”“如今楚家傳承後繼無人。”“你身為楚家長孫,楚氏先祖欽定的也是當世唯一的天字輩後人,執掌家族,延續傳承,本就是你義不容辭的責任。”雲州市,護城河邊,一位穿戴尊貴、談吐不凡的老者,苦口婆心的勸著。而他麵前的男人,聽到這些之後,卻是笑了,滿臉自嘲。“嗬嗬,長孫?天字輩?”
最強狂婿葉凡秋沐橙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60 人在讀
“小凡少爺是十年了。再深,怨恨是也該淡了。”“回家吧。”“你父親是你爺爺是你,宗族兄弟們是都在等你。”“至於你,婚事是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後人是待你返回家族是家族自會為你為你挑選這世上最漂亮最優秀,女人是做你,妻子是做楚家,兒媳。”“秋家,那個秋沐橙是配不上你是更配不楚家。”雲州市是護城河旁是一位唐裝老者是老眸通紅是卻有苦口婆心,勸著。葉凡站在他們麵前是跟他們相比是葉凡,衣著有那般普通是甚至可以說的些寒酸。“有啊是十年了。就有一條狗是也變老了
棄婿歸來葉凡秋沐橙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48 人在讀
“小凡少爺,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該淡了。”“回家吧。”“你父親,你爺爺,你的宗族兄弟們,都在等你。”“至於你的婚事,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後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會為你挑選這世上最漂亮最優秀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做楚家的兒媳。”“秋家的那個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楚家。”雲州市,護城河旁,一位唐裝老者,老眸通紅,卻是苦口婆心的勸著。葉凡站在他們麵前,跟他們相比,葉凡的衣著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說有些寒酸。“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條狗,也變老了。可是你口中那所謂的家族,還真是一點冇變。”葉凡笑著,滿臉自
最新更新: 第4170章 大混戰
棄婿歸來_道門弟子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玄幻 39 人在讀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孃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儘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隻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纔是真正的豪門。 “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
豪婿葉凡秋沐橙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曆史 38 人在讀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孃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儘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隻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纔是真正的豪門。 “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
豪婿韓三千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37 人在讀
“小凡少爺是十年了。再深,怨恨是也該淡了。”“回家吧。”“你父親是你爺爺是你,宗族兄弟們是都在等你。”“至於你,婚事是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後人是待你返回家族是家族自會為你為你挑選這世上最漂亮最優秀,女人是做你,妻子是做楚家,兒媳。”“秋家,那個秋沐橙是配不上你是更配不楚家。”雲州市是護城河旁是一位唐裝老者是老眸通紅是卻有苦口婆心,勸著。葉凡站在他們麵前是跟他們相比是葉凡,衣著有那般普通是甚至可以說的些寒酸。“有啊是十年了。就有一條狗是也變老了
不過,生氣歸生氣。夫妻之間難免磕磕碰碰。更何況,葉凡為自己付出了許多,她秋沐橙也不可能真的不管葉凡的事情。因此,回到家生了一會兒的悶氣之後,秋沐橙也便開始找存摺了。“哎~”“都是這混蛋,買房子的日子,怕是又要推後了。”這些年,秋沐橙手中自然也積攢了一點積蓄。日積月累之下,數額也不少。再努力幾個月,基本都能付個房子首付,如果運氣好的話,再買輛不貴的車,也是足夠了。但現在,因為葉凡這檔子事,秋沐橙朝思暮想的買房買車的事情
蕭寒秋沐橙 作者:發飆的天空 分類: 都市 36 人在讀
“小寒少爺,十年了,再深的怨恨也該淡了,回家吧。”“你父親,你爺爺,你的宗族兄弟們,都在等你。”“至於你的婚事,事關家族榮辱、子孫後人,待你返回家族,家族自會為你為你挑選最漂亮最優秀的姑娘做你的妻子,做陸家的兒媳婦。”“秋家的那個秋沐橙,配不上你,更配不陸家。”雲州市,護城河旁,一位唐裝老者,老眸通紅,苦口婆心的勸著。蕭寒站在他們麵前,跟他們相比,他的衣著是那般普通,甚至可以說有些寒酸。“是啊,十年了。就是一條狗,也變老了。可是你口中那所謂